里面真紧H^在她身上运动了一晚上详细


    鬼祖分身十尊,各掌一条大道,虽然每一尊分身的战力都远不如他全盛时期,但是每一条大道法则即便单独分离出来也都有着造化之力。

    在鬼祖不惜消耗的情况下,十尊分身联手围攻守护巫王,却也将此刻战力强横堪比至强者的守护巫王牢牢拖住,让他无暇他顾。

    而鬼祖元神却是遁入巫师之祖的尸身当中,暗中操纵巫祖尸身施展瞒天过海之术,偷天换日之法,在巫祖体内开辟空间,疯狂汲取世界之心内部的先天本源。    

    轰隆隆……

    巫师界的天空变得昏暗如同永夜,狂暴的雷霆轰鸣不停,时而还有大地震颤,火山爆发,江河湖海恶浪滔天,鱼虾龟蟹疯狂跳跃,似要逃离水域,大地四方尽皆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让无数生灵胆战心惊,就算遍布各地的巫师也都心中惶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会让世界突然变成了这样!

    只不过这般狂暴的动静处于巫师界的天地之间,处于地下极深处独立空间的诸多巫师强者并没有察觉到这些,此刻的他们正在全力以赴的跟碧落各派以及地狱强者作战,没有了巫祖尸身捣乱以后,他们能够专心战斗。

    守护巫王在跟鬼祖斗法的时候,还抽空操纵真理法杖加持其他巫师,得到真理加持的巫师强者战力变得愈发强悍,所以随着时间推移,战斗场面再次偏向了强者数量更多的巫师一方。

    只是不知为何,即便他们占据着上风,心中却并没有生出任何的愉悦情绪,反而愈发急迫,隐隐还有几分焦躁不安和惶恐的情绪出现,这让他们心中升起了不祥的预感。

    只不过碧落一方那几位擅长推演天机的大能得到了鬼祖暗中传音,施法搅乱了这片空间的所有因果命运,使得巫师一族擅长预言巫术的几位巫师强者,也无法透过这极度混乱的命运碎片看到未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这种遮掩也有其极限,当鬼祖从世界之心汲取的本源之力越来越多,世界意志反馈来的愤怒越来越强的时候,所有巫师都渐渐地感觉到了不对劲!

    尤其是守护巫王,此刻的他世界意志不顾消耗的疯狂加持下,战力愈发强横,真理法杖更是被他发挥出了远超想象的强大威力。

    以至于鬼祖那十尊分身愈发不敌守护巫王,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随时都有可能会被守护巫王以真理法杖摧毁一两尊分身,打破几条大道法则!

    一旦大道法则被断,即便鬼祖的根源在碧落大世界,却也不可避免的会受到重创。

    不说如今正在巫师界跟对手作战,即便返回碧落以后也需要继续跟强敌厮杀,鬼祖可不敢真让自己大道受损,不然一旦在正面战场上失利,说不定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引起某片战场的溃败,从而影响全局。

    所以鬼祖打算撤离了!

    不过在撤离前,他汲取本源之气的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肆无忌惮,到最后更是直接操纵着巫祖将两只手掌全部深入世界之心内部,施展秘法激发巫祖的肉身力量,借助这一瞬间爆发的无边神力,硬生生的沿着世界之心原本受创的残缺部位掰下来一大块本源碎片。

    这可不是世界之心中逸散出来的先天本源之力,而是固体的世界之心上的本源碎片,能量远超气体的先天本源无数倍。

    咔嚓……

    坚固无比的世界之心硬是在巫祖的无边神力之下再次破碎,裂痕几乎遍布大半个世界之心,远比先前浓郁无数的先天本源之气近乎疯狂的顺着一道道裂痕逸散而出!

    “啊……”

    守护巫王只感觉心中一痛,口中忍不住惨叫一声!

    他被世界意志瞬间传来的剧烈波动弄得七窍流血,看上去极其凄惨。

    不过这倒不是受到了反噬,所以他的战力并没有受到丝毫折损。

    但他根本就没有关心自身,只是不可置信的看向了正在将一大块从世界之心上分离出来碎片收走的巫祖。

    足足千丈大小的一块碎片,也就是在巫祖庞大的肉身前显得较小,实际上放在外界都已经堪比一座山峰了!

    守护巫王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巫祖竟然会对世界之心下手,或者说这出乎了所有巫师甚至所有处于这片空间内所有强者的意料之外。

    也就是巫祖的肉身太具有欺骗性,不仅巫师一族对巫祖有着特殊的情绪,就连世界意志也对巫祖有着本能的亲近。

    毕竟巫祖是这方世界造化而出的第一个生灵,而且巫祖以往确实为巫师界做出了太多的事情,所以无数年来巫祖都是最受此界天道青睐的存在。

    哪怕死后的尸身,也没让世界意志对他生出任何恶感,依旧还有气运庇护。

    只不过这种庇护最终却成了巫师大世界的噩梦。

    巫师们对于碧落修行界的了解太少,他们根本就不明白鬼祖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单纯的造化境强者而已。

    以十条鬼道法则成就造化的鬼祖苍殃,有着数不清的鬼道伎俩可以施展,偏偏巫师之祖还是修炼肉身道的强者,这等强大的尸身放在鬼祖面前,简直就是主动给他机会。

    因为鬼祖有的是办法操纵一切没有意识的尸体,更不用说鬼祖还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不顾消耗的将自身大道分离,本体化作十尊分身纠缠守护巫王。

    这么做虽然让他消耗巨大,但跟现在的收获相对比,还真算不得什么!

    有什么消耗是先天本源之气不能弥补的?

    就算真被守护巫王打杀了一两尊分身,致使他大道受损,这次被他窃取的先天本源也足以弥补他一切消耗,还会剩余许多!

    这一刻,就连原本激烈的战斗都停歇了下来,无论敌我三方强者全都愣愣的看向了巫祖尸身。

    最先做出反应的是守护巫王。

    此刻的真理法杖已经探查到了巫祖异变的缘由,当守护巫王得知跟自己动手的那十尊分身只是鬼祖的分身,而鬼祖的元神竟然潜入巫师之祖体内,操纵巫祖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以后,顿时怒不可遏!

    他疯狂咆哮一声,举起真理法杖就朝巫祖杀去。

    不过,他并没有犯傻,即便心中的愤怒和世界意志的灌注几乎让他发疯,但依旧保持着几分理智,操纵真理法杖施展特殊的巫术针对鬼祖的元神发起进攻!

    他要将鬼祖的元神从巫祖尸身内逼出来,然后将其打成飞灰,再夺回被鬼祖抢走的世界之心碎片,抢回那无尽的能量,尽量弥补世界之心的耗损!

    虽然这次世界之心的破裂远胜以往,注定了巫师界将会损失惨重,但只要夺回被抢走的世界之心碎片,依旧能够弥补大半!

    只不过鬼祖的元神不仅强大而且拥有种种诡异的能力,且鬼祖的战斗经验何其丰富,可不是守护巫王这等无数年都没有跟人动过手的强者所能比拟。

    毕竟自从远古浩劫以后,巫师界就再也没有遭遇过强敌入侵了,作为守护巫王,他又不能跟其他巫师王者一样离开世界远征,自然就没有什么战斗经验可言。

    所以守护巫王此刻也只是在世界意志和真理法杖的加持下以力压人,依靠真理法杖的能力来对付鬼祖的元神罢了,若非真理法杖在手,他都未必有办法针对鬼祖的元神做出攻击。

    但鬼祖不同,不仅早在上古大劫时期就曾被各界强者这么针对过,他自身最拿手的法术同样也是用来对付鬼道强者的,所以同样也有的是手段应对这样的攻击。

    他在躲过一击后,直接操纵巫祖的肉身跟守护巫王战斗起来。

    在鬼祖精妙的操纵下,巫师之祖的尸身顿时发挥出了强横的战力,远胜先前不知道多少倍。

    唯一可惜的他这种情况就彷如借尸还魂,终究不是自己的肉身,而且还没有经过各种鬼道秘法祭炼,只能勉强操纵而已,不仅比不上真正的分身,甚至都比不上被他炼制出来的寻常僵尸,给鬼祖的感觉犹如提线木偶一般,动作终究有些太过僵硬,只是凭借巫祖的肉身坚固强横来跟守护巫王战斗,而无法激发巫祖的真正实力。

    否则若是能够将巫祖至强者的肉身战力发挥出来,又岂会是得到外力加持才能跟至强者比肩的守护巫王所能比拟?

    最重要的是,鬼祖先前的行为引发了世界意志的愤怒,强大的世界意志的压制,让鬼祖不舒服的同时,竟然还激发了巫师之祖体内残留的意志。

    在世界意志的冲击下,这尊巫祖竟然隐约流露出几分真要复苏的意思!

    鬼祖一边镇压巫师之祖复苏的意志残念,一边毫不在乎巫祖肉身是否会被损伤,直接以巫祖的肉身硬抗一切攻击,然后传音各派强者准备撤离。

    只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将元神从巫祖体内遁出,更没有将分身汇合成本体直接离去,否则好不容易弄到的一大块本源碎片岂不是又要还回去?

    何况他不止贪图本源碎片,还想要巫祖的肉身!

    这等至强者的肉身一旦带回碧落,对他而言用处极大!

    或许,一直以来都想要完成的那件事情,还需要借助巫祖的尸身才能进行!

    那可是关乎他道途的事情,自然要想办法将巫祖一起带离才行。

    于是鬼祖一边镇压巫师之祖体内不断复苏的残念,一边指挥十具分身跟守护巫王厮杀战斗。

    否则受到巫祖残念掣肘的他,可扛不住守护巫王的疯狂进攻!

    同时鬼祖口中得意的狂笑出声:“哈哈哈,好大的机缘,没想到本座这次竟然能够得了这么多的本源之力!

    嘿嘿,第七君主,要不要也来这边夺取一块世界之心的碎片啊?

    机会难得,错过了这次,以后可就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即便他这番话语并没有使用什么蛊惑类的神通道法,但是这些言词本身就已经充满了无尽的诱惑之力,所以地狱第七君主听了心中怦怦乱跳,眼中升起了无尽的贪婪之色!

    他看了看世界之心上那个硕大的豁口,那么大的一块本源之力凝聚成的固体就被鬼祖给收走了,作为地狱出身且以贪婪著称的大君主,他又如何会不动心?

    只不过地狱魔鬼一族同样也是以狡诈著称的种族,他们在无数世界生灵的眼中除了贪婪以外,还以狡诈和阴谋成名!

    这等擅长玩弄阴谋诡计的强者,自身其实是极其聪慧的,即便心中升起了极度的贪婪之念,但依旧还保持着几分冷静,仔细观察着场中情况,分析自己有几分从世界之心上夺取碎片的可能!

    “嘿,到了如今居然还在犹豫,难怪你存活的时间比我久远了数百万年,实力进步却如此缓慢!”

    鬼祖口中冷笑一声:“地狱大世界的强横有目共睹,只可惜你们这些大主君一个个心思太过诡诈,反而缺少了必要的果决,以至于明明实力强横,却成了黑暗阵营三大世界中垫底的那个。

    不说深渊稳胜你们一头,就算魔界也因为他们敢打敢拼的作风,在万界强者眼中比地狱排名更高一筹!

    明明实力更强,结果却是落得个这般结果,为何如此,难道第七君主自己心里没有数吗?

    到了此刻居然还在犹犹豫豫,如此没有决断,看来我界始终没有找地狱各位大君主商谈联手的事情是正确的。

    原本还想看在大家并肩作战的份上让你也沾点好处,此后也算有了几分情谊,未来说不定还有结盟联手的可能,既然你如此小心谨慎,那此事不提也罢。

    嘿嘿,本座返回碧落以后凭借这块本源碎片定然道行再增,实力再涨,成就至强已经指日可待,到时候也不需要寻常造化境强者帮忙了,第七君主以后还是继续在地狱做你的‘第七’君主吧!

    只不过第七君主可不要忘了,这次你虽然没有得到好处,但是巫师界的诸位巫师王可不会因此就放过你。

    这次若非有你相助,本座也不可能夺取这么大的世界之心碎片,你若是实力没有进步,将来被巫师王寻仇的时候,希望你能够平安无事才好啊!”

    第七君主闻听此言,顿时脸色再变。

    他当然知道鬼祖这番话语中有几分挑拨他前去抢夺世界之心碎片的意图,但是不可否认他真被挑拨到了。

    这其中除了他亲眼看到鬼祖夺取了那么大一块本源碎片后动了贪婪之念,还被鬼祖说中了心中隐藏的心思!

    他可不想一直都做地狱的第七君主,还想成为更加强大的存在,统领地狱,称霸四方!

    只是到了他这等境界想要有任何提升都异常艰难,而世界之心的碎片无意是他能够变强的最好机缘!

    正如鬼祖所言,错过了这次,只怕他以后再也遇不到这样的机会了。

    而且这次他率领麾下魔鬼强者参与了进攻巫师界的战斗,让巫师界损失惨重,其他巫师王定然不会放过自己。
标签:

相关阅读

伤感说说女生大全/做个过客挺好的,置身事外看得清。
感情久了爱情就会变淡|分手这么久了,与人提及爱情,你却依旧是我浮光掠影的人
爱情说说伤感心累|不爱一旦成了现实,甩手便是最好的摆脱
励志短句霸气/不要成为你最恨的人
  • 励志短句霸气/不要成为你最恨的人

  • admin心理故事
  • 一。别人能做到,我也能! 2。努力工作。你应该能够不辜负你所遭受的痛苦。 三。打击和失败是通往成功的垫脚石,而不是绊脚石。 四。没人能用你的双拐。你必须学会独立行走。 5个
 正能量的话励志的语句,2020正能量的话励志的语句
走心的句子简短一句话/简短走心的句子
  • 走心的句子简短一句话/简短走心的句子

  • admin心理故事
  • 一。少说空话,多做工作,脚踏实地,努力工作。 2。世界上只有不会思考的人,没有不可逾越的道路。 三。当你想放弃的时候,想想你为什么要开始。 四。优点和缺点每天都越来越少。 5个
做错一题就塞一根/朝俞做题车r
  • 做错一题就塞一根/朝俞做题车r

  • admin心理故事
  • “玩具?好奇怪的玩具呀,这要怎么玩呢?”小雪歪着脑袋,一脸的疑惑。 王刚想都没想就撩起了小雪的裙子,扯了扯小雪那可爱的小裤裤说:“你手里的东西叫按摩棒,至于怎么
学长吸我的奶揉我的胸*没有穿内裤被同桌摸一天
被三个人论流添*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 被三个人论流添*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 li123心理故事
  • 一把扯开她的睡衣。 看着那对白皙,我迫不及待扯开她的胸衣,正打算伸手时,萧雅突然脑袋一歪,直接晕了过去。 我抬头看了一眼,才发现女人漂亮的脸蛋上,已经布满了泪痕。 她眉头紧紧
吃饭还在顶连在一起:我在写作业叔叔在下面
 抵在方向盘上做H/和教官做到腿发软H
  • 抵在方向盘上做H/和教官做到腿发软H

  • admin心理故事
  • “你想要的我也可以给你,我不比我爸差。” 这个男人说这话情绪还有些激动。 这个漂流的地方我们不是很熟悉,这里我和林芸都是第一次过来,大家现在都是各自行动自己的
宝贝,你的下面嫩,真紧胸好大_我挑开她的内裤 将手指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