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汁飙到镜子上.睡过的各种男人尺寸

  雪诺被奈德的这种姿态搞得有些不知所措。

    作为一个“私生子”,他其实并不受奈德的宠爱,也从为见过奈德现在的这种样子。

    不过奈德话,让他隐隐有些猜测,像谁?除了他完全没有任何记忆的母亲之外,他也想不到别人了。

    “琼恩,你跟我来!”就在雪诺茫然的时候,奈德说道,然后便当先朝着城堡深处走去。

    雪诺闻言也是急忙跟上。      

    这对父子俩的样子,让其余人微微有些皱眉,不知道奈德突然之间搞什么鬼。

    尤其是罗柏的心情最为复杂,因为他没猜错的话,自己的父亲带着雪诺前往的方向,正是他们史塔克家族的地下陵墓,那一般是只有领主才能去的地方。

    所以在确认没人注意到之后,他悄悄的跟了上去。

    另一边的雪诺,跟着奈德来到了地下陵墓之中也是极为好奇,他当然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只不过作为禁地,他也是从来没有进来过,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突然带到这里来干什么。

    不过当他在奈德的带领下,来到一座坟墓前,看到坟墓前竖立着的一个女性石像的时候,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一阵剧烈的悸动。

    “她……她是?”雪诺看着坟墓前这座栩栩如生的石像,有些不知所措。

    “没错,她就是你的母亲,莱安娜,莱安娜·史塔克!同时也是我的亲妹妹!”轻抚着石像,奈德一脸的回忆。

    此时的雪诺已经完全陷入了呆滞!啥玩意儿?自己的母亲是自己父亲的亲妹妹???这算什么展开?

    他一直以为只有曾经的王族坦格利安家族有这种不伦的传统,原来史塔克家族也玩的那么开的?

    不过自己的母亲,也确实好美啊……

    受到惊吓的也不仅仅是雪诺,还有一直悄悄跟在他们身后的罗柏。

    只是此时陷入回忆的奈德倒是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言语之中的歧异,不过他接下来的话,倒也让雪诺和罗柏明白是他们自己会错了意。

    从当年那场雷加和莱安娜相识的比武大会开始说起,奈德将当年雷加、劳勃、莱安娜之间狗血的情感纠葛娓娓道来,终于让雪诺明白了,面前的奈德·史塔克并不是他的父亲,而是他的舅舅,将他当做私生子抚养,也是为了更好的保护他。

    “所以……我真正的父亲,其实是雷加·坦格利安……城外的那个怪物?”雪诺整个人恍恍惚惚的问道。

    “是的,琼恩,你真正的名字,应该是伊耿·坦格利安。”奈德看着雪诺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突然现在告诉我这些……”雪诺一脸的茫然,实在是突然间得到的信息量太大,他有些接受不能。

    不要说他了,就连躲在远处偷听的罗柏此时都已经陷入了无穷的惊骇之中。

    要知道如果琼恩是前朝王子的身份一旦爆出来,他们整个史塔克家族都得遭殃,毕竟劳勃国王最恨坦格利安了。

    唉?不对,拜拉席恩都没了……那没事儿了。

    无意间听到了大秘密的罗柏悄悄的离开了地下陵墓,关系的信息已经得到了,别的都不重要了。

    不过刚刚离开地下陵墓没多久,罗柏就碰到了自己的母亲。

    “罗柏,你在这里干什么?”凯特琳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儿子问道。

    罗柏也不犹豫,立刻将自己刚才听到的一切告诉了母亲。

    “母亲,这么多年我们错怪父亲和琼恩了,琼恩原来是我的表弟!”罗柏感叹道。

    因为雪诺的“私生子”身份,过去的十几年里,不管是作为奈德正妻的凯特琳还是罗柏兄弟姐妹们,对于奈德都是颇有微词的。

    而对雪诺更是多有欺负。

    甚至就连他们的家臣子弟,都可以欺负雪诺。

    没办法,私生子的就是这么没有地位,这在任何一个世界都是一样的。

    但是如今知道雪诺其实并不是奈德的私生子,而是他们姑姑的遗腹子之后,罗柏的心态立刻就不一样了,他感觉自己有些亏欠这个表弟了。

    只是罗柏刚感叹完,就发现了自己母亲脸色的不对劲。

    在罗柏看来,知道雪诺不是奈德私生子这个消息之后,凯特琳的态度应该和他一样,是震惊过后是释然才对,但为什么凯特琳震惊过后,脸上反而更平添七分怒气和仇恨?

    等等,罗柏这时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了一件事情。

    没错,雪诺却是不是奈德的私生子,而是姑姑莱安娜的遗腹子,但同时也是城外那个怪物,天灾军团的领袖雷加·坦格利安的儿子。

    而就在几个月之前,雷加杀光了母亲的整个母族,也就是河间地的徒利家族。

    想到这里,罗柏的心中不由得泛起了不好的预感。

    母亲她该不会……

    不会的,不会的,自己的母亲应该是识大体的,要知道雪诺的身份关乎整个临冬城数十万人的性命,自己的母亲应该不至于那么没大局观。

    “你们怎么在这儿?”正当罗柏不知道该不该劝说自己母亲几句的时候,奈德史塔克和雪诺已经从地下陵墓中出来了。

    见状的罗柏刚想说什么,凯特琳却是已经先开口了“没什么,只是瑟曦殿下想要见你,所以我和罗柏过来找你。”

    说话间,还满是冷意的看了雪诺一眼。

    对此雪诺没有意外,毕竟十几年来,凯特琳对他一直是这种态度。

    只不过曾经的雪诺对于凯特琳还是有不少怨气的,但是现在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反倒看了。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琼恩,你去我的书房等我!”奈德点了点头,然后对雪诺吩咐道。

    雪诺点了点头,先行离开了这里。

    而奈德则是前往了瑟曦的居所。

    “母亲……”两人离开时候,罗柏试图对凯特琳劝说什么。

    “不用多说,我自有计较!”凯特琳制止了罗柏,她知道自己的儿子要说些什么,而事实上她也并不会那么傻,直接就对雪诺下手。

    毕竟君临城其他人的死活,凯特琳可以不在乎,但几个子女还有丈夫的性命,她还是在乎的。

    但是这并不代表她愿意就此善罢甘休。

    作为最为一个徒利,她和坦格利安不死不休。

    随后凯特琳和罗柏便也各怀心思的消失在了走廊里。

    而就在所有人离开之后,两道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城堡长廊中,正是娜塔莎和姚杰。

    处理外权游世界各地的神灵之后,姚杰自然是回到了维斯特洛来看戏。

    虽然在其它大陆的各个国家,也有很多的大戏可看,精彩程度甚至可能远超维斯特洛,可是对于那些国家和人,没有熟悉感啊。

    自然是不如维斯特洛这边有代入感了。

    “啧,猫姨这性格,果然和电视剧里一样偏执任性啊!”看着凯特琳离开的方向,娜塔莎轻叹一声道。

    “很正常,毕竟是顶级贵族之女,从小到大,几乎没有受过什么委屈,所以受到一点点的刺激,就容易影响她的性格行为,以前其实还好,顶多是因为奈德的“背叛”,而心有委屈,所以只是对奈德和雪诺有怨气,没有到仇恨的地步,但是现在可是灭族之仇啊。”姚杰也是说道“所以从某些层面上来说,凯特琳的性格其实是和瑟曦很像的,只不过相比于瑟曦,凯特琳更有底线一些,但是在智慧、魄力、目光上,又差了瑟曦一大截,所以她的结局其实要比瑟曦惨的多,好歹瑟曦还能高光一下,而她什么也没有。”

    “那我们要干涉吗?”娜塔莎问道。

    “为什么要干涉?小囧死就死了,反正坦格利安只需要丹妮莉丝一个就够了。”姚杰毫不在意的说道。

    留着小囧干嘛?

    给自己儿子当情敌?

    坦格利安家族那档子事儿,简直没法看。

    更恶心的是原剧情里这货还一剑捅死了自己的儿媳,着实无法让姚杰对小囧有好感。

    如今既然凯特琳有这个心思,倒不如顺手退舟一把,让雷加一家子团聚好了。

    反正雷加的仇也已经报的差不多了,自己也不算食言。

    至于后续的事情也不需要他过多的操心,因为这会儿,小奈的黑龙帝国远征军,已经在南方的多恩登陆了

    是的,就在奈德·史塔克正在思考着怎么才能通过琼恩·雪诺,让雷加放弃对北境的围困的时候。

    黑龙帝国的远征军,已经登陆维斯特洛了。

    而对于黑龙帝国远征军的到来,多恩等南方几个领地,也是陷入了狂欢之中,

    没错,原本应该是作为侵略者、征服者的黑龙帝国大军,得到了多恩王国等几个仅剩的南方领地的热烈欢迎。

    为啥?还不是因为天灾军团?

    虽然多恩和河湾以及铁群岛等领地还没有遭到天灾军团的侵袭,但是随着联军在西境一役几乎覆没,这些领地本就不多的军队,如今更是没有多少作战力量了。

    在加上西境、河间、谷地、风暴惨遭屠戮的先例在,这些地方的领主们也都已经胆寒了。

    甚至有不少贵族已经考虑准备逃亡海峡对岸的厄索斯了。

    不过还没等他们有所行动,来自厄索斯的黑龙帝国的大军,就登陆了。

    这些地区的领主们自然是欣喜若狂。

    入侵者又怎么了?好歹黑龙帝国的入侵者是人类,投降他们,再怎么也比被亡灵屠戮强吧?

    而且运气好的话,还能像当年臣服坦格利安家族的先辈一样,保住自己的传承和富贵,这难道不香吗?

    至于说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黑龙帝国的军队,能不能战胜天灾军团,多恩的领主和贵族们还真不担心。

    因为黑龙帝国的名称不是白叫的,是真的有黑龙,很多的黑色巨龙。

    至少三十条以上!

    这对于维斯特洛大陆的人来说,是一个无法想想的数字。

    要知道当年坦格利安家族征服维斯特洛大陆时的巅峰时期,最多的时候也只有五头巨龙而已。

    五头巨龙当年都能横扫维斯特洛了,更何况三十头?

    有了这三十头巨龙,天灾军团算个der啊?

    尤其是在得知,这三十头巨龙,只不国是这个黑龙帝国的巨龙军团的一部分的时候,不要说多恩了,往北一些的河湾地和铁群岛的领主和贵族们都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抱这个黑龙帝国的大腿了。

    反正拜拉席恩王朝已经没了,为了活命,为了家族的延续,抱大腿不寒碜。

    而当这些领地的领主们得知,这个黑龙帝国的皇后,是十三年前逃离维斯特洛的坦格利安王朝的公主,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的时候,抱大腿的决心更坚定了。

    很有一种喜迎王师的感觉。

    不同于当年掀起簒夺者战争的几个北方领地,多恩、河湾地这两个地区的领主,当年可是妥妥的保王党。

    河湾地的提利尔家族,在雷加和疯王伊里斯二世死前,一直坚定的为坦格利安家族而战。

    而多恩更是帮助丹妮莉丝和韦赛里斯兄妹逃脱劳勃追杀的功臣,甚至于多恩还一直密谋着想要帮韦赛里斯复辟。

    这也是为什么雷加在灭了君临城之后,会先选择北上北境,而不南下攻击着两地的原因。

    如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韦赛里斯没了,而丹妮莉丝成为了这个什么黑龙帝国的王后,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没想到你还挺受欢迎的!”在分别接受了多恩的马泰尔家族和河湾的提利尔家族的效忠之后,小奈笑着对自己妻子丹妮莉丝说道。

    “陛下说笑了,他们曾经对坦格利安家族的效忠,说到底也不过是因为利益而已,相比于已经是浮云的坦格利安家族,现在陛下的黑龙军团,才是他们如此卑微的原因”丹妮莉丝微笑着回应道。

    经过几个月的相处,丹妮莉丝从小奈这里得到了从小到大都没有感受过的温馨,整个人也变得开朗了许多。

    “王后放心,等到征服了全世界,维斯特洛仍旧会是坦格利安家族的封地,只要有你在,坦格利安家族,就不会是浮云!”小奈一脸霸气的说道。

    作为神灵之子,拥有姚杰给的雄厚家底,他有足够的底气说这话。

    而面对如此霸气的小奈,丹妮莉丝的目光之中也满是小星星。

    至于说小奈曾经一口喷死了自己哥哥这件事儿,丹妮莉丝表示,韦赛里斯是谁?不认识。

    远处,看着俩小家伙秀恩爱,作为母亲的奥妮克希亚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嗓子眼儿有点堵。
标签:

相关阅读

伤感说说女生大全/做个过客挺好的,置身事外看得清。
感情久了爱情就会变淡|分手这么久了,与人提及爱情,你却依旧是我浮光掠影的人
爱情说说伤感心累|不爱一旦成了现实,甩手便是最好的摆脱
励志短句霸气/不要成为你最恨的人
  • 励志短句霸气/不要成为你最恨的人

  • admin心理故事
  • 一。别人能做到,我也能! 2。努力工作。你应该能够不辜负你所遭受的痛苦。 三。打击和失败是通往成功的垫脚石,而不是绊脚石。 四。没人能用你的双拐。你必须学会独立行走。 5个
 正能量的话励志的语句,2020正能量的话励志的语句
走心的句子简短一句话/简短走心的句子
  • 走心的句子简短一句话/简短走心的句子

  • admin心理故事
  • 一。少说空话,多做工作,脚踏实地,努力工作。 2。世界上只有不会思考的人,没有不可逾越的道路。 三。当你想放弃的时候,想想你为什么要开始。 四。优点和缺点每天都越来越少。 5个
做错一题就塞一根/朝俞做题车r
  • 做错一题就塞一根/朝俞做题车r

  • admin心理故事
  • “玩具?好奇怪的玩具呀,这要怎么玩呢?”小雪歪着脑袋,一脸的疑惑。 王刚想都没想就撩起了小雪的裙子,扯了扯小雪那可爱的小裤裤说:“你手里的东西叫按摩棒,至于怎么
学长吸我的奶揉我的胸*没有穿内裤被同桌摸一天
被三个人论流添*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 被三个人论流添*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 li123心理故事
  • 一把扯开她的睡衣。 看着那对白皙,我迫不及待扯开她的胸衣,正打算伸手时,萧雅突然脑袋一歪,直接晕了过去。 我抬头看了一眼,才发现女人漂亮的脸蛋上,已经布满了泪痕。 她眉头紧紧
吃饭还在顶连在一起:我在写作业叔叔在下面
 抵在方向盘上做H/和教官做到腿发软H
  • 抵在方向盘上做H/和教官做到腿发软H

  • admin心理故事
  • “你想要的我也可以给你,我不比我爸差。” 这个男人说这话情绪还有些激动。 这个漂流的地方我们不是很熟悉,这里我和林芸都是第一次过来,大家现在都是各自行动自己的
宝贝,你的下面嫩,真紧胸好大_我挑开她的内裤 将手指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