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笔夹在里不能掉出来写字/别的男人做完我又做



    想不到对方还会认为开价低了。

    “我认为我手上的这些金丝楠老料,每根五万元都不贵。当然,夏总是这行的专家,价格我开得贵不贵,自然心中有谱。”

    二万一根,我就打算多放它几年再说。    

    “小潘,你怎么会认为值价五万一根?”

    电话另一头的夏千易也愣住了。

    他怎么会认为值得了五万一根?

    这价格他是怎么算出来的?

    听他说话的口音,似乎还显得稚嫩,但是说出的话又显得老气横秋呢。

    “夏总,我这些木头都是老料,正宗的金丝楠木头。这种木头自古以来都有木头中的黄金美称,虽然现在市场上还有很多这种珍贵木头,但是这种五百年以上,甚至上千年树龄的木材不一定很常见吧。”

    “我可以先来看看木头的真实面目么?”夏千易问道。

    “夏总,价格没有谈妥,似乎看木头真正的意义也不太吧?”

    潘大章一口拒绝了他。

    良久,夏千易思考着说:“这样好不好,你我各让一步,假如你那几根木头真的是金丝楠,而且树龄已超500年以上,我给你4万一根。若是才二三百年,我就给你二万一根,行吗?”

    “可以。”

    金丝楠的树龄,做为专业人士都很容易辩认。

    时间越长颜色越深黄,带绿。

    新料颜色偏淡,全色丝线也没有那么明显。

    “那好,我星期天来俞督找你。”

    星期五刚放学回到五金店,就看见潘小章站在学校门口。

    “有什么事吗?”潘大章暗自一惊。

    不会是许大年又去捣乱了吧?

    “哥,碾米厂村委决定今晚八点搞拍卖,爸已经去报名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

    “好,我去带点钱回去。”

    兄弟俩回到住处。

    可是带多少钱好呢?

    榨油房买了850块钱,但现在碾米房这里比榨油房多了一倍面积,还有一个庭院。

    价值比榨油房贵上几倍。

    三五千元应该都不贵。

    潘大章索性把五千块钱装进挎包。

    他让潘小章先回去。

    “我骑摩托车回,你骑单车慢。”

    潘小章刚走。

    温小芹也放学回到住处,听见说潘小章刚离开。

    “小章来了,也不知道去农贸市场买点菜回去,买几斤肉回去也好。”

    潘大章:“你现在去买些吧,我也要立即回去,干脆回家吃饭。”

    他把村里碾米房今晚要拍买的事告诉了她。

    “好,我也跟你回去。明天回我家,把我爸捎上,带他来学校开家长会。”

    说完,她跑去农贸市场买菜。

    潘大章在五金店等她。

    他把村里碾米房要拍卖的事告诉了潘广春。

    “有没有兴趣回去试试,你家四兄弟,以后要起房子的话,也不一定有那么多地皮吧?”

    前世,他家老宅拆掉后,把地皮让给了最小的弟弟。

    三兄弟在月舟村小学后面换了一块地皮,三兄弟连在一起,起了房。

    “就算感兴趣也没用,现在哪里有钱去拍卖。”

    他心里想:况且你大章叔去参予了,谁又能够竞争过你?

    温小芹买了菜,潘大章骑上摩托车。

    回去在麻油坑村路口追上了潘小章。

    “你慢慢回,我们买了菜,回去煮好饭菜,等你回来吃。”

    温小芹对他说。

    潘大章看见通向月舟村路口的一处空地上,有人拉了石头,砖块,河沙等建筑材料。

    问潘小章:“这里是谁家准备起房子?”

    “谢文军堂弟谢金华,这老小子在外面赚大钱了,据说由谢文军撑腰,开酱油厂的同时,眼里又盯着现在被孙涛承包的沙厂。”

    “他是在外面做什么生意的?”

    谢金华这名字特别耳熟,几分钟以后他就记起来了。

    在前世,这谢金华学到一门熬酱油的技术。

    首先在外县开了七八年的酱油厂,八三年底回到月舟村。

    几年后成了村计生主任。

    这鸟人心狠手辣,谁家女人怀孕了,有可能几月份怀孕,还有谁家小子对象未婚先孕,他都了如指掌。

    加上他又是在月舟村路口建了房,村里人的动静都逃脱不了他的眼光。

    前世潘小章夫妇超生也是他重点关注的对象。

    老爸拿酱油瓶砸破他的头,也就是因为这件事。

    现在听潘小章说是他,脸上也露出不自然神情。

    几分钟后回到碾米房。

    因为晚上还要去村委开拍卖会,所以索性在碾米房这边煮饭菜。

    看见温小芹买了菜回家,老妈高兴地连连夸小芹真懂事。

    老爸和孙震庭这时也把最后一人的稻谷碾完了。

    老爸在打扫碾米房。

    小章也骑单车回来了。

    潘大章端了饭菜去榨油房喂狼狗黑豹。

    跟人吃的饭菜相差无几。

    炒熟的肉片和热气腾腾的饭。

    黑豹警觉地望着潘大章。

    片刻之后,也认出了他。

    开始享用他送来的美食。

    十几头猪仔个个都长得膘肥体壮,看见他进来喂狗食,都嗷嗷直叫。

    不一会,老妈让潘小章挑猪食过来喂食。

    潘大章挑了一根木头底部,把它刮洗干净。

    上面树轮清晰凸现出来。

    一圈一圈,密密麻麻的。

    他俯身数了数,竟然有五百多圈,也就是说,这棵树的树龄是五百多年。

    妥妥的四万元一根。

    八根就有三十二万块。

    在这个年代,在俞督县城中心搞个地皮,象前世那个欧阳一样,起个欧阳大厦也不用三十多万吧?

    拿到这笔钱后,还是要好好规划一下才行。

    现在县城地皮还不能买卖,投资房产地皮还不到时间。

    只能想想其他的投资项目。

    把钱存在银行是最愚蠢的做法,做为重生人他也不能去做这种最蠢的事情。

    “哥,你在数什么呢?”潘小章喂完猪过来问他。

    “我在数树轮,看这根木头的树龄是多少?”

    “树还有树轮?”

    “有呀,每棵树长一年,他就有一个树轮,你看,就是这个,看见没有?”

    潘大章指着一圈一圈的树轮对他说。

    “是哦,真的看见了。”

    他去数了另外一棵树,也是五百多圈。

    八根木头树龄都是差不多。

    温小芹过来叫他两兄弟去吃饭。

    潘大章问老爸:“你去村委报名的时候,还看见谁?”

    潘柴久:“谢文军那个堂弟,叫谢春华的,沙厂老板孙涛,还有那个孙树生的女婿,孟口渡村人谢小国也在。”

    “外村人也允许来拍卖?”

    “他老婆是月舟村人。”

    “这个谢小国是做什么的,他很有钱么?”

    前世这个碾米房就是他承包的,隔了五年,碾米房包括这块地,也是他以一万五千块买下来了。

    月舟村最好的一块地皮也落到了外村人手里。

    今世这事提前了五年。

    不过,他是势在必得了。

    潘小章:“这个谢小国做什么的,我不知道,但是那个谢春华是熬酱油卖的,有人说他在外县熬酱油,把盐倒入开水烧开,倒入食用色素,里面拌以少量的豆豉,就说是豆豉熬的酱油。所以发了大财。”

    邹秀花:“我知道这个谢小国,他老爸是乡财政所的,货款都要经过他签字。他鼓励他儿子去创业,承诺只要找到合适项目会给他货款投资。”

    原来是个有后台的人。

    看来今晚的拍卖会是个硬仗。

    他去孙正辉杂货店买了几包冈烟。

    七点半,他就来到了村委办公室。

    几个村干部都在。

    村会计潘育财不干了,换上了一个女的当会计。

    邹秀花低声对儿子说:“她叫孙燕,是坝上杜文生的老婆,去年刚嫁给杜文生的。”

    “哪个杜文生?”

    “杜善文的堂哥。”

    “他哥是不是杜文彪?”

    “对,就是他。”

    杜文彪是月舟村小学的数学老师,还教过潘大章的书。

    “哟,大章回来了?村里每次拍卖活动都少不了你的身影哦。”

    潘六月看见他也笑呵呵地说。

    乡里来的林干事也坐在中间。

    看见他也是点头微笑。

    谢文军看见他,脸上就体现出不悦的神情。

    这小子每次拍卖会都有他的身影。

    他还私下跟堂弟谢金华商量好了。

    假如碾米房和庭院这块地皮被他竞拍成功了,到时将庭院那块地皮分给他起一栋房子。

    做为交易,他给了五百块钱现金给谢金华。

    一开始,从外县回到村的谢金华,看见老宅被雨水侵蚀得成了危房。

    跟村里申请了自家一块荒地,也去乡里审批通过了。

    连建础用的石块和红砖都准备好了。

    昨天突然接到乡上级通知。

    准允碾米厂及庭院地皮竞拍方式处置,所得款项村里留成一半以外,其余的上缴乡财政。

    谢文军即刻去找堂弟商量。

    “现在碾米房和那块地皮会拍卖,不如你把它拍下来,在那里建房位置好,又集中,比你在村口建好多了。”

    “可是那个碾米厂不是承租给人家了吗?”

    “碾米厂是承租给潘柴久家了,但是把那里拍下后,可以让他做完一年,也可以把租金退回给他,不让他开也可以的。”

    “不知道要多少钱才可以拍得,太贵的话,也划不来。”

    “这样吧,我也参一股,你拍下来后,把庭院那块地皮500块钱卖给我。我给你500块钱,等于我们一起买,行不行?”

    上次榨油房才850块钱。

    庭院那块地皮跟榨油房面积差不多大,所以他认为值500块。

    “你说现在租碾米房那个潘柴久儿子,听人说是个厉害角色,在县城又开录像厅,又开五金店,赚钱不少。他会报名竞标么?”

    “应该不会吧,他已经买下榨油房了,把榨油房拆下来,完全可以起一栋很宽敞的房子,何况他家万子岭那栋房子也才起没有多少年。他买那么多地皮干吗?”

    两人商量好了,去村委报名。

    可是看见潘柴久也在报名。

    谢文军还当场问他:“柴久表哥,榨油房拆下来也可以起房呀,万子岭那栋老屋也刚起不久,又想买碾米房这里?”

    另外几人看见潘柴久报名了,都感受到了压力。

    “我不是有两个儿子嘛。再说,碾米房我刚刚上手,做得起劲的时候,被其他人买去,不是马上就会被人家扫地出门吗。所以我肯定要去竞拍的。”

    潘柴久笑呵呵地说。

    其他人都知道,关键是他儿子的态度。

    今晚的竞拍只要他儿子不在场,他竞价一二次,可能都会放弃。

    现在看见潘大章到场,几个报名竞拍的人都觉得希望渺小。

    潘大章给主席台上的三人每人一包冈烟。

    下面坐在座位的潘满双斜视着眼说:“老侄,你这样当着大家的脸,贿赂村干部,是很不妥当的行为。”

    潘大章撕开一包烟,递了他一根。

    “满双叔,男人之间相互递烟,应该不叫贿赂吧?”

    “这还差不多。”潘满双点燃烟,吸了一口。

    潘大章起身给坐在周围的男人挨个递了烟。

    人群中他还看见四叔潘有久。

    相隔距离有点远,所以他也懒得走前去打招呼。

    门口,包括几个窗口都挤满了看热闹的村民。

    虽然没有钱买,但来看看最终被花落谁家总可以吧?

    “大家可以直接进里面观看竞拍过程,也欢迎大家监督。”乡林干事招呼村民进内坐下。

    有些村民扭捏着想进又不想进的神情,被潘六月吼了一句:“想看就进来看,别象个娘们似,扭扭捏捏的。”

    村民进来挤个位置,开始看月舟村几个有钱人如何斗法。

    “竞拍开始前,大家先缴二百块钱保证金,村会计去收一下,开个收据给他们。这个保证金是保证公正性所设的。等下喊价时,大家都考虑清楚,最后一个喊价的,没人跟的话,你就是竞标成功者。一个小时内必须按照投标价,把款付清。”

    林干事开始宣布纪律:“旁观者保持安静,不得喧哗,否则请出会场。”

    会计孙燕收了每个竞标者二百块保证金。

    这回总共有五个人参加。

    原沙厂老板孙涛,酱油佬谢金华,打铁匠潘满双,孟口渡村人谢小国。

    林干事宣布了这次竞标的范畴。

    碾米房包括里面的几台运转正常的机器和隔壁两间房,一间杂物房,还有庭院二百平面积。

    碾米房几台运转正常的机器,折旧价至少值500元,所以也要包含在投标价内。

    “开标价从一千二百元开始起拍,每次加价不得低于200元。开始竞拍……”

    “一千二百元,有人加价么?”

    “一千四百!”潘满双伸手说。

    “我加200。”孙涛举手。

    “1800。”

    “2000。”

    这样二百二百加,潘大章觉得麻烦。

    他直接喊出:“2500块。”

    碾米房等于两栋房子,建筑年份也才三四年,不象榨油房那么破烂不堪。

    起一栋新房至少也要花费二千块。

    所以他喊出2500块的价格。

    打铁匠又向潘大章讨了一根烟,点燃后说:“你的钱是大水冲来的。”

    他喊到2000块,超过二千,他就不会再加了。

    其实他身上还没携带二千块呢。

    他捅了捅坐他旁边一声不吭的潘柴久说:“老哥,你这是犬父有虎子哦。这大章是个厉害角色。”

    潘柴久微笑不语。

    此时他内心也是觉得,超过二千块,价格都高了。

    说不定你加价到2200块都没人再加了。

    一下子加五百,这又何必呢。

    但是儿子的主他做不了,而且他也相信儿子这么做,确实有他的目的。

    果然,加价到2500块之后,其余四人都陷入沉思中。

    打铁匠潘满双彻底放弃了竞争。

    沙厂老板孙涛也在陷入天人交战中。

    他隐约觉得有人在打他沙厂的主意。

    那个谢金华从外县回到村里以后,几次跑到他沙厂去观看。

    还有一次直接跟他说想跟他合伙开沙厂,并且说有办法让他沙厂利润翻番。

    孙涛打死都不会相信。

    还有什么办法让卖沙的利润翻番?

    这不是糊弄人吗?

    再说沙厂我开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跟你合伙。

    他跟村委签订的大江口是位置最好的一个点,拖拉机可以直接开到沙厂。

    但是村委只肯给他签二年合同,到期就涨租金百分之十。

    他连续租了四年了,再过二个月合同就到期了。

    前两次月舟村没有人有那个经济实力,所以他几乎是在没人竞争的情况下,取得承包权的。

    但他觉得现在有人对他的沙厂虎视眈眈。

    自己若是把资金用来购买碾米房这里,两个月后若是有人跟他竞争沙厂那块地皮,到时村委也来搞个投标,那么他的沙厂就要黄。

    想到这里,他惊出了一声冷汗。

    此时谢金华也在思考沙厂的事情。

    他现在虽然有万元存款,同时他也去了解过,投资一个沙厂至少也要万元以上资金。

    自己若是把资金用来购买碾米房这里,势必没有资金去开沙厂。

    现在月舟村赚钱最大的就是沙厂,虽然投资大,但是利润丰厚。

    说实话,碾米厂一天赚一二十块的生意,他还真的不看在眼里。

    看来堂哥的眼光也还是不行,难怪他干到退休都只是个治保主任。

    我干了几年就赚到了一万多财富,我的眼光肯定比你看得远。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于是他也不再加价。
标签:

相关阅读

伤感说说女生大全/做个过客挺好的,置身事外看得清。
感情久了爱情就会变淡|分手这么久了,与人提及爱情,你却依旧是我浮光掠影的人
爱情说说伤感心累|不爱一旦成了现实,甩手便是最好的摆脱
励志短句霸气/不要成为你最恨的人
  • 励志短句霸气/不要成为你最恨的人

  • admin心理故事
  • 一。别人能做到,我也能! 2。努力工作。你应该能够不辜负你所遭受的痛苦。 三。打击和失败是通往成功的垫脚石,而不是绊脚石。 四。没人能用你的双拐。你必须学会独立行走。 5个
 正能量的话励志的语句,2020正能量的话励志的语句
走心的句子简短一句话/简短走心的句子
  • 走心的句子简短一句话/简短走心的句子

  • admin心理故事
  • 一。少说空话,多做工作,脚踏实地,努力工作。 2。世界上只有不会思考的人,没有不可逾越的道路。 三。当你想放弃的时候,想想你为什么要开始。 四。优点和缺点每天都越来越少。 5个
做错一题就塞一根/朝俞做题车r
  • 做错一题就塞一根/朝俞做题车r

  • admin心理故事
  • “玩具?好奇怪的玩具呀,这要怎么玩呢?”小雪歪着脑袋,一脸的疑惑。 王刚想都没想就撩起了小雪的裙子,扯了扯小雪那可爱的小裤裤说:“你手里的东西叫按摩棒,至于怎么
学长吸我的奶揉我的胸*没有穿内裤被同桌摸一天
被三个人论流添*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 被三个人论流添*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 li123心理故事
  • 一把扯开她的睡衣。 看着那对白皙,我迫不及待扯开她的胸衣,正打算伸手时,萧雅突然脑袋一歪,直接晕了过去。 我抬头看了一眼,才发现女人漂亮的脸蛋上,已经布满了泪痕。 她眉头紧紧
吃饭还在顶连在一起:我在写作业叔叔在下面
 抵在方向盘上做H/和教官做到腿发软H
  • 抵在方向盘上做H/和教官做到腿发软H

  • admin心理故事
  • “你想要的我也可以给你,我不比我爸差。” 这个男人说这话情绪还有些激动。 这个漂流的地方我们不是很熟悉,这里我和林芸都是第一次过来,大家现在都是各自行动自己的
宝贝,你的下面嫩,真紧胸好大_我挑开她的内裤 将手指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