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早上的大棍子*绳子和筷子怎么惩罚自己

    弘昼主意最多,他提议去吃兔肉,弘历却没应腔,只转头问苏玉珊,“想好了吗?你想吃什么?”

    态度差异如此之大,弘昼失望哀叹,“为何从不见四哥你对我这般体贴过?”

    “你又不是我的女人。”弘历才懒得将就他。

    “可我是你弟弟啊!正所谓兄弟如手足,女人如……”弘昼的话尚未说完,就遭到兄长一记瞪眼。    

    意识到苏玉珊还在旁,弘昼顿感不妥,立马改口,“咳……如心肝儿!相较之下,还是心肝儿更重要些。”

    实则苏玉珊并不在意这些,左右不过是些玩笑话,再说她有自知之明,从来不会奢望自己在弘历心中有多高的地位。

    在她看来,弘历对她好,大约只是一时的兴致,至于这份新鲜能维持多久,那就很难说了。

    这会子她没什么想法,弘昼又在一旁不住的给她使眼色,她便顺了他的意,“那就去吃兔肉吧!”

    既然她不排斥,那弘历也就无甚意见,遂带着她和弘昼去了一家做野味的饭庄,点了爆炒兔肉、黄焖山鸡、酱烧鹅翅以及一些解腻的素菜。

    弘历有些挑食,自小山珍海味吃多了,什么菜对他而言似乎都失去了吸引力。以往在旁的使女那儿用膳,她们都有些怕他,吃饭皆小心翼翼,还不住的给他添菜,询问他的意见,以致于他也有些端着,浑身不自在。

    在宫里更是规矩繁多,但与苏玉珊同桌时,她从来不计较吃相,也不会繁琐的为他布菜。在苏玉珊看来,喜欢吃他就会自己去夹,一家人没必要那么客套,弘历也很喜欢这样的状态,是以每次与她坐在一起便觉十分轻松,没有任何压力。

    且她吃什么都很香的样子,令人食欲大增,他也忍不住想去尝尝,那道菜究竟有多好吃。

    弘昼还是头一回见到这样的情形,不由笑赞,“看来小嫂嫂胃口不错啊!”

    正在品尝鹅翅的苏玉珊一听这话,当即停下动作,抿了抿唇,暗自思量自个儿的仪态是不是有些不雅。

    担忧的她偏头小声问弘历,“他是不是嫌我吃得多?”

    弘历无谓一笑,“我请客,又不让他出银子,他有什么资格嫌弃我的人?”

    “哎---难得与小嫂嫂共膳,今日必须得我请!”弘昼坚持要请客,弘历也就没与他争,他们兄弟之间何曾在乎这点银子?

    几人有说有笑,这顿饭吃得倒是热闹。

    饭毕,苏玉珊还以为该回去了,弘历却说要带她去逛夜市。

    今日当真是惊喜连连啊!苏玉珊欣然笑应,一副乖巧的模样不禁令人心生怜爱。

    算来这还是她来到清朝之后头一回见识夜市的场景,京城的夜灯火如昼,人潮如海,比之白日毫不逊色,繁华且热闹。

    穿过熙攘的人群,听着周围的叫卖声,苏玉珊的心情格外的雀跃,一双灵眸一眨不眨,欣喜的四处张望着,看什么都觉新鲜。

    跟在身后的弘历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仿佛一眨眼,她就会飞走一般。

    弘昼则忙着欣赏周遭的美人,瞧着哪个摊铺的姑娘长得俏丽,便停下来买几样东西,还唤着苏玉珊也来瞧瞧是否需要。

    她屋里不缺什么,但出来游玩,不买点儿东西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于是苏玉珊也凑了过来,挑了一个藏蓝香囊,准备送给弘历,“喜欢吗?”

    对于她的好意,弘历向来照单全收,出乎她意料的是,这一次,弘历竟是摇了摇头,

    “旁人绣的我不喜欢,我想要你绣的。”

    这可真是难为她了,“可你知道的,我不会绣花。”

    她对这些针线活儿并无兴致,也就不愿尝试,弘历温然一笑,只道无妨,“不会便罢,你不喜欢的,我不强求。”

    在弘昼惯有的印象中,老四刚直冷情,一向严厉,笑的次数很少,哪料他在苏玉珊面前竟会有如此柔情的一面,震惊的他目瞪口呆,暗叹自个儿还是不够了解四哥啊!

    众人一道逛了半个时辰,弘历这才与老五道别,各自归家。

    玩儿了许久的苏玉珊有些困乏,回程的路上不自觉的歪在弘历肩头睡着了。

    夜间冷气弥漫,马车内烧着银炭,饶是如此,弘历仍旧不放心,顺手展开车内放置的狐裘,为她盖好。

    待马车停下时,她依旧在睡梦中,弘历打算将她抱下马车,稍一动弹,她便惊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眸子,

    “嗯?到家了?”

    揉了揉惺忪睡眼,苏玉珊不想折腾他,决定自个儿下马车。

    掀帘下车后,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抬眸一看,才惊觉这不是弘历的府邸,透过门前红灯笼透出的光,依稀可见上头写着两个字----琼苑。

    “哎?走错地儿了?”

    弘历紧随而下,笑着揉了揉她的发,“没错,就是这儿,今晚咱们不回家,住别苑。”

    羽睫轻眨,苏玉珊的眸中写满了疑惑,“好端端的,为何要住别苑?”

    “因为我要带你泡温泉。”这座琼苑里头有温泉水,他算准了苏玉珊月事已了,是以今日特地带她过来。

    “两个人一起泡温泉啊?那岂不是……”岂不是会发生点儿什么?然而后半句她只是想想,并未道出来。

    弘历故作恍然地道:“我本打算分开泡的,既然你想一起,那我也不介意。”

    被调侃的苏玉珊登时面颊发烫,娇嗔道:“你……你分明就是故意的,我才不想呐!”

    屈指轻刮她的鼻梁,弘历再不逗她,笑哄道:“好,你不想,我想,成吗?”

    这话听起来顺耳多了,苏玉珊调皮一笑,掂起小脚倾身凑近他,在他耳畔低声悄语,

    “其实……我也想……”

    只这一句,轻易就勾起了弘历心底那簇蓄势待发的火苗!

    再看向她时,他的眼中闪着热烈的光,弘历再也不愿等待,牵起她的手,迈着步子往别苑内走去。

    因着是夜间,只有灯笼点亮微弱的光,苏玉珊看不清周遭的景致,紧随着弘历的步子向前走去。

    行至一座小院前,弘历就此停下,李玉推开了门,里头早已被人收拾妥当,借着莹亮的烛火,苏玉珊进去一看,但见屏风后方竟有一汪温泉。现下虽是冬季,温泉里的水却是热气腾腾。

    苏玉珊暗自思量着,这温泉设在室内,倒是方便许多。

    下人们各自为两位主子宽衣,只留下中衣未褪,而后将换洗衣物准备好,摆放在一旁。

    安置好之后,弘历摆了摆手,下人们依次退下,屋内只剩他二人。

    头一回泡温泉,苏玉珊难免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该不该褪去中衣,正犹豫间,弘历打趣道:

    “自个儿不动手,是打算让我为你宽衣?”

    微嗔他一眼,苏玉珊紧捂着中衣,好言商议道:“穿着也可以吧?”

    佳人面绯若芙蓉,弘历不由看得入了神,眼底笑意更浓,“我又不是没瞧过,你怕什么?”

    先前的确瞧过,但那都是在帐中,烛火朦胧,根本瞧不真切,此刻没有任何遮挡,让她就这般在他面前除去最后的衣衫,她终归有些不习惯。

    最终她还是没有宽衣,纤足微抬,缓缓没入泉水中。

    被水浸润的衣襟就这般明晃晃的贴覆在她匈前,尽显玲珑曲线,看得弘历一阵躁热,喉结上下滚动,眼底已被情念沾染
标签:

相关阅读

伤感说说女生大全/做个过客挺好的,置身事外看得清。
感情久了爱情就会变淡|分手这么久了,与人提及爱情,你却依旧是我浮光掠影的人
爱情说说伤感心累|不爱一旦成了现实,甩手便是最好的摆脱
励志短句霸气/不要成为你最恨的人
  • 励志短句霸气/不要成为你最恨的人

  • admin心理故事
  • 一。别人能做到,我也能! 2。努力工作。你应该能够不辜负你所遭受的痛苦。 三。打击和失败是通往成功的垫脚石,而不是绊脚石。 四。没人能用你的双拐。你必须学会独立行走。 5个
 正能量的话励志的语句,2020正能量的话励志的语句
走心的句子简短一句话/简短走心的句子
  • 走心的句子简短一句话/简短走心的句子

  • admin心理故事
  • 一。少说空话,多做工作,脚踏实地,努力工作。 2。世界上只有不会思考的人,没有不可逾越的道路。 三。当你想放弃的时候,想想你为什么要开始。 四。优点和缺点每天都越来越少。 5个
做错一题就塞一根/朝俞做题车r
  • 做错一题就塞一根/朝俞做题车r

  • admin心理故事
  • “玩具?好奇怪的玩具呀,这要怎么玩呢?”小雪歪着脑袋,一脸的疑惑。 王刚想都没想就撩起了小雪的裙子,扯了扯小雪那可爱的小裤裤说:“你手里的东西叫按摩棒,至于怎么
学长吸我的奶揉我的胸*没有穿内裤被同桌摸一天
被三个人论流添*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 被三个人论流添*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 li123心理故事
  • 一把扯开她的睡衣。 看着那对白皙,我迫不及待扯开她的胸衣,正打算伸手时,萧雅突然脑袋一歪,直接晕了过去。 我抬头看了一眼,才发现女人漂亮的脸蛋上,已经布满了泪痕。 她眉头紧紧
吃饭还在顶连在一起:我在写作业叔叔在下面
 抵在方向盘上做H/和教官做到腿发软H
  • 抵在方向盘上做H/和教官做到腿发软H

  • admin心理故事
  • “你想要的我也可以给你,我不比我爸差。” 这个男人说这话情绪还有些激动。 这个漂流的地方我们不是很熟悉,这里我和林芸都是第一次过来,大家现在都是各自行动自己的
宝贝,你的下面嫩,真紧胸好大_我挑开她的内裤 将手指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