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吸水是什么意思-大幅度的上下运动

  出乎所有人意料,谢定渊并没有打开盒子。

    而是直接把盒子交到江扶月手里,表情郑重,目露期待。

    江扶月似乎有所猜测,慢慢打开,只见一枚戒指在阳光下折射出金属般锐利的光芒,不若六角星形钻耀眼,却有种钢筋铁骨的悍然与粗犷。

    这是一枚男戒!    

    当初谢定渊在求婚时,两人不免聊到以后的打算,约定等江扶月选到合适的男戒,他们就领证、办婚礼!

    现在证已经领了。

    可江扶月好像忘记了办婚礼这回事,谢定渊肉眼可见的焦躁起来。

    “男戒我选好了。”他喉结轻轻一滚,期待中又带着几分忐忑,“你,愿意吗?”

    大家听得有点懵——

    “怎么是男戒呢?”

    “愿意什么?”

    “这也不像求婚啊,都没单膝跪地……”

    “早跪过了,网上有图呢!”

    就在一片窃窃的议论声中,江扶月点头说:“好。”

    该办婚礼了。

    ……

    两人要办婚礼的消息传回谢、韩两家,可把长辈们给高兴坏了。

    韩启山:“办!必须办!咱们家囡囡的终身大事,怎么能悄无声息就解决了?!排面搞起来!”

    对此,时青栀难得赞同一次他的观点:“咱们女人,谁不想要一个浪漫的婚礼?”

    韩韵如点头:“妈说得对。如果不是阿渊主动提,依月月的性子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呢!”

    毕业典礼当天谢定渊掏出一枚男戒问江扶月愿不愿意的视频被同学们拍了照片放到网上。

    网友们通过缜密的分析,最终得出一个结论——

    谢教授不仅连月姐的婚戒都早早备好,还把自己的男戒也包办了,卑微求嫁呢!

    江达坐在旁边,听着妻子和丈母娘的话,若有所思。

    原来婚礼那么重要……

    谢家二老知道以后,更兴奋得不行。

    老爷子拐杖一跺:“办!必须办!”

    老太太点头:“对,咱们还得往往大了办。”

    谢定渊是如今谢家的掌权人,那江扶月就是谢家正儿八经的主母。

    身份和现实都不允许他们低调。

    当晚,老爷子和老太太就凑在一起开始商量婚礼该怎么办。

    担心他们的想法可能会比较落伍,跟不上时代潮流,所以特地打电话把谢云藻和谢云淑姐妹俩给叫了回来。

    原本也叫了其他几个女儿,但她们都有事,走不开,要明天一早才能会老宅。

    谢云藻看了眼几乎跟自己同时进门的谢云淑:“你也来了?”

    谢云淑下巴一抬,忍不住轻哼:“怎么?你能来,我就不能来?”

    “你不是不喜欢江扶月吗?居然还上赶着来了。”谢云藻故意酸她。

    “大姐,我拜托!都陈谷子烂芝麻的事了,能不能别提?”谢云淑黑脸,“万一被月月听见,多影响感情……”

    “月月……你现在叫得越来越亲热了啊?”

    谢云淑轻咳:“你们都这么叫,那我也不能不合群吧?”

    “是是是,你最合群!”

    谢云淑:“那当然!快走,爸妈还等着我们一起商量呢!”

    “嘶!你跑什么?多大年纪了?”

    自从谢云淑去明大进修奢侈品鉴定专业的硕士之后,她对江扶月的态度那何止是改变,简直就是一百八十度大拐弯!

    好几次谢云藻听她在跟同学打电话的时候,脱口而出“月姐”、“月神”之类的称呼。

    好家伙,当时就把谢云藻给雷得不行。

    她多大年纪,江扶月多大年纪?

    这声“姐”也不知道怎么喊得出口。

    直到——

    谢云藻自己也去明大进修了一门圆园林设计课程之后,她才知道为什么。

    “江扶月”三个字,在明大、明大学生,以及明大教授心目中,那就是……用网络上那个流行话来讲,就是yyds——永远的神!

    她已经成为一种标识、一种精神,被这所大学铭记,被这些师生敬重。

    在人人都称呼“月姐”的大环境下,真的很难不被带偏。

    反正不到一个月,谢云藻在说话的时候,也忍不住脱口而出“月姐”。

    那一瞬间,她自己的都愣住了。

    然后内心深深地对谢云淑表示歉意。

    这晚,谢家老宅二楼某个房间的灯一直亮着,没灭过。

    第二天老太太就拿出了第一版婚礼方案。

    接着马不停蹄发给韩家那边。

    想当年,韩启山连自己跟时青栀的婚礼都没这么费过心,如今大有找补回来的架势。

    不仅认认真真看完每一个字,还打印出来,拿不同颜色的笔做了非常详细的标记和批注,发回给谢家。

    然后第二版婚礼方案诞生,又如此循环修改,沟通交流……

    两家长辈热情高涨、兴致勃勃,谢定渊和江扶月这对新郎和新娘反倒清闲下来。

    期间,江扶月和谢定渊都开了新的研究项目,还组建好了新的实验小组。

    谢定渊问江扶月是不是不喜欢家里的安排,如果不喜欢,就告诉他。

    由他出面跟两家长辈沟通。

    这样有什么不满,也可以他一人承担。

    江扶月立马表态:“不不不,我很喜欢!”

    这种偷懒的机会傻子才会推?她怎么可能不喜欢?

    简直不要太爱,好嘛?

    男人宠溺一笑,“你啊……”

    两家长辈愿意张罗,他也是乐见其成的。

    ……

    农历八月十六,中秋节第二天,婚礼如期举行。

    天还没亮,江扶月就被霍繁锦、岑乔乔、柳丝思,以及蒋涵、葛梦叫醒。

    她们都是伴娘。

    “月姐,醒醒,起来化妆了。”

    江扶月睁眼:“现在几点?”

    “四点半。”

    “?”搞什么?

    霍繁锦:“这个新娘妆很费时间的,还有婚鞋要藏,咱们几个还得练习一下怎么拦路,反正有得忙!”

    “就是!”岑乔乔点头,“你配合我们一下嘛,小舅妈~”

    蒋涵:“你这么叫,我感觉怪怪的……”

    她们五个人两天前就住进来了,又是商量策划,又是帮忙布置婚房,比新娘还累。

    江扶月立马听从安排。

    起床,洗漱。

    楼下,江达早就为这群小姑娘们准备好了早餐。

    蒋涵忍不住多吃了两碗面条。

    吃完之后,她窘迫地抓抓脸:“那个……我再去刷个牙哈……”

    葱姜蒜的味道有点大。

    江扶月也吃得饱饱的,接下来就是长达两个钟头的化妆过程。

    时青栀请来了业内顶尖的造型团队,江达还特地把别墅的娱乐区空出来,改造成临时化妆间,方便新娘和伴娘同时上妆。

    上午九点,化完妆、换上大红色正襟龙凤褂裙的江扶月美艳不可方物。

    就那么随意一站,带来的冲击力却足以致命。

    蒋涵:“阿伟死了!!!”

    葛梦:“月姐这……也太美了叭?”

    霍繁锦:“实不相瞒,我想当新郎!”

    柳丝思小声附和:“我也想。”

    岑乔乔咽了咽口水:“我舅舅是修了八辈子的福吧?”

    江扶月凝视镜中的自己,凤冠霞帔,光彩照人。

    与此同时,接亲的队伍也从谢家老宅出发。

    劳斯莱斯幻影打头,库里南紧随其后,接着是迈凯伦、帕拉梅拉、玛莎拉蒂……

    豪华程度让人叹为观止。

    一上路,那效果妥妥的炸街!

    “谁家娶媳妇儿啊?恁地光鲜亮堂?”

    “谢家!大豪门呢!”

    “呀——是不是谢教授和江教授?”

    “对对对!”

    “那再怎么光鲜亮堂也不为过!他们为国家、为人民,就该有这样儿的排面!”

    “啧!是不是太奢侈了?一点都不艰苦朴素……”

    “什么艰苦朴素?那都是上上一代的光景了,咱们国家发展到今天,就是要让这些为国家做出贡献的人能够体面富足!这才是大格局!不懂别乱喷!”

    “对啊,人家谢教授本来家境就好,月姐家里也不差,怎么就不能把婚礼办得风光一些?一辈子就这么一回呢!”

    “那些哔哔的人可以爬了,又没花你的钱,哪来这么多话讲?”

    “……”

    上午十点,队伍抵达江家。

    彼时,江达、韩韵如、江沉星,以及韩家四大金刚、韩廷,外加秦远琛、时青栀夫妇都在。

    谢定渊带着伴郎团——沈谦南、钟子昂、明维、岑九霄下车,随即进了别墅。

    原本谢定渊的伴郎只定了沈谦南一人。

    但由于伴娘太多,伴郎还得找几个。

    这时,钟子昂跳出来说他可以。

    谢定渊:“不行!”

    这小子对月月什么心思别以为他不知道。

    虽然都是过去的事了,但谨慎一点总没错。

    钟子昂却说:“岑乔乔都可以当伴娘,我为什么不可以当伴郎?”

    额!

    这话……好像没毛病。

    接着,明维和岑九霄也看热闹不嫌事大,一脚掺和进来:“昂哥可以,那我们也行!对吧,舅舅,你不能厚此薄彼哦!”

    谢定渊:“……”

    就这样,伴郎团被迫敲定。

    说回当下,谢定渊带着一群伴郎先向客厅里的长辈问号,又逗了逗婴儿车上的两个小家伙。

    年年和岁岁都穿了红色的大全套,连口水巾都是红彤彤、绣喜字的。

    岁岁一看到谢定渊,就两眼放光,执着地伸出两只小胖胳膊,“拔拔!抱!”

    符婉袖:“哎哟小乖乖,你爸现在可没空抱你,还是奶奶抱着吧!”

    求抱失败,岁岁撇了撇嘴,好在奶奶的怀抱香喷喷,她也是满意的,所以没哭没闹,就一个劲儿咯咯地笑。

    年年就比较安静了,他到现在还不会说话(反正家里人没听他开过口),比起妹妹的娇憨聪明,他淡定得有些不像话。

    但此刻眼里却写满兴奋,尤其是谢定渊一身红色新郎长褂,跟平常打扮很不一样。

    谢老爷子轻咳一声:“好了,快上去接新娘吧,不要耽误了吉时。”

    “好!”谢定渊双目放光。

    他早就想上去了!

    咳!这不是老岳父和韩家四大金刚都盯着嘛,太猴急了容易讨嫌……

    二楼。

    霍繁锦和岑乔乔扒拉着门框,突然激动——

    “上来了!上来了!”

    “绣鞋有没有藏好?”

    蒋涵和葛梦、柳丝思交换了一个眼神:“放心!妈都找不到!”

    沈谦南一马当先,领着三个小辈呼啦啦堵在门外,砰砰砰——

    “我们来接新娘了,开个门呢!”

    霍繁锦:“不行!想娶月姐,哪有这么容易?”

    “对!”剩下几个伴娘齐声附和!

    沈谦南一点都不意外,立马发动红包攻势——

    “来来来,各位小姑奶奶,一点心意,还请笑纳!”

    说着,红包从底下的门缝里推进来。

    五人迅速瓜分干净。

    “是不是能开了?”

    “当然不能!

    沈谦南:“……”

    他又推了很多红包。

    最后干脆把所有红包一股脑儿塞进来。

    “这下总可以了吧?”

    霍繁锦:“沈教授,你以为钱是万能的吗?”

    蒋涵最有发言权:“姐妹们都不差钱儿~”

    岑乔乔小鸡啄米:“嗯嗯!”

    沈谦南顿时头大,求救的目光投向几个小的。

    钟子昂:“……啊?”

    岑九霄:“我、我也没结过婚,我不知道。”

    明维:“那个……我第一次当伴郎,没经验。”

    沈谦南:“关键时刻,怎么一个顶用的都没有?”

    这时,里面传来霍繁锦的声音——

    “要我们开门,也不是不可以。”

    沈谦南一听有戏:“什么条件,尽管提!”再多的红包,都给你弄来!

    蒋涵清了清嗓:“钱不重要,知识才是力量!所以,我们这里有几个简单的小问题,答对了才给开门。”

    “行,什么问题,尽管放马过来!”他堂堂q大教授,什么题不会做?

    蒋涵:“月姐正式发表的第一篇论文是什么?”

    沈谦南微微一笑:“《细菌运动的物理性研究——从空间生物学交叉凝聚态物理学角度分析》发表于physical review letters》第872期头版!”

    他正好读过,又刚好记得。

    蒋涵:“正确,下一题!”

    霍繁锦:“月姐生日是哪天?”

    这个……

    沈谦南开始挠头。

    钟子昂突然开口:“12月6号。”

    霍繁锦:“回答正确!下一题!”

    岑乔乔:“请问以下哪个证月姐没有,一级造价师、消防工程师、一级结构师、一级建筑师、注册会计师……”

    岑九霄:“注册会计师!嘿嘿,我昨天刷微博刚好刷到一个博主在盘点小舅妈那些年考过的证……”

    岑乔乔:“可以啊你,九霄!回答正确,下一题!”

    柳丝思:“月姐最喜欢的颜色。”

    “明维该你了……”沈谦南眼神示意。

    明维抓耳挠腮,余光瞥见昂哥嘴巴在动,他心领神会:“紫色!”

    站在后面的谢定渊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什么都没说,只眸色沉了沉,但最后又释然一笑。

    惦记也没关系,反正月亮已经是他的了。

    总会有人抬头看月,心向往之,嗯,习惯就好。

    不过心头还是酸溜溜的……

    葛梦:“最后一个问题!说出月姐喜欢吃的和不喜欢吃的东西,各三样。”

    这个……

    “老谢,该你了!”

    谢定渊想都不用想:“我媳妇儿喜欢香菜、火锅、甜品;不喜欢玉米、肥肉、魔芋!”

    “回答正确。”

    沈谦南:“我们每题都答对了,赶紧开门。”

    几个伴娘对视一眼,扶着把手,正当犹豫的时候,手上力道重了些,把手被按下去。

    沈谦南见状,立刻带头冲进来。

    谢定渊走到床边,看着一身红色凤褂的江扶月,眼底泛起温柔与惊艳。

    “月月,我来了。”

    江扶月隔着凤冠的流苏抬眼望去,见谢定渊那身同样喜庆的打扮,忍不住轻轻勾唇。

    男人伸手想抱起自己的新娘,下一秒,却被霍繁锦拦住,蒋涵立马站过去,用肥肥的自己隔断他的视线。
标签:

相关阅读

伤感说说女生大全/做个过客挺好的,置身事外看得清。
感情久了爱情就会变淡|分手这么久了,与人提及爱情,你却依旧是我浮光掠影的人
爱情说说伤感心累|不爱一旦成了现实,甩手便是最好的摆脱
励志短句霸气/不要成为你最恨的人
  • 励志短句霸气/不要成为你最恨的人

  • admin心理故事
  • 一。别人能做到,我也能! 2。努力工作。你应该能够不辜负你所遭受的痛苦。 三。打击和失败是通往成功的垫脚石,而不是绊脚石。 四。没人能用你的双拐。你必须学会独立行走。 5个
 正能量的话励志的语句,2020正能量的话励志的语句
走心的句子简短一句话/简短走心的句子
  • 走心的句子简短一句话/简短走心的句子

  • admin心理故事
  • 一。少说空话,多做工作,脚踏实地,努力工作。 2。世界上只有不会思考的人,没有不可逾越的道路。 三。当你想放弃的时候,想想你为什么要开始。 四。优点和缺点每天都越来越少。 5个
做错一题就塞一根/朝俞做题车r
  • 做错一题就塞一根/朝俞做题车r

  • admin心理故事
  • “玩具?好奇怪的玩具呀,这要怎么玩呢?”小雪歪着脑袋,一脸的疑惑。 王刚想都没想就撩起了小雪的裙子,扯了扯小雪那可爱的小裤裤说:“你手里的东西叫按摩棒,至于怎么
学长吸我的奶揉我的胸*没有穿内裤被同桌摸一天
被三个人论流添*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 被三个人论流添*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 li123心理故事
  • 一把扯开她的睡衣。 看着那对白皙,我迫不及待扯开她的胸衣,正打算伸手时,萧雅突然脑袋一歪,直接晕了过去。 我抬头看了一眼,才发现女人漂亮的脸蛋上,已经布满了泪痕。 她眉头紧紧
吃饭还在顶连在一起:我在写作业叔叔在下面
 抵在方向盘上做H/和教官做到腿发软H
  • 抵在方向盘上做H/和教官做到腿发软H

  • admin心理故事
  • “你想要的我也可以给你,我不比我爸差。” 这个男人说这话情绪还有些激动。 这个漂流的地方我们不是很熟悉,这里我和林芸都是第一次过来,大家现在都是各自行动自己的
宝贝,你的下面嫩,真紧胸好大_我挑开她的内裤 将手指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