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三个人论流添*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一把扯开她的睡衣。

 

看着那对白皙,我迫不及待扯开她的胸衣,正打算伸手时,萧雅突然脑袋一歪,直接晕了过去。

 

我抬头看了一眼,才发现女人漂亮的脸蛋上,已经布满了泪痕。

 

她眉头紧紧皱着,身子还时不时的颤抖着。

显然,在昏迷前的那一刻,她非常的惊恐和害怕。

 

那一刻,一股愧疚的情绪在我心头弥漫开来。

 

我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暗骂自己真不是个东西!

 

萧雅已经那么明确的拒绝我了,我为什么还幻想能和她发生关系?

 

现在更是趁着她被人下药,竟然想对她做那种事。

 

这样的我,有什么资格说喜欢她?

 

使劲一咬舌尖,我总算清醒了过来。

 

我将萧雅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看着女人那渐渐舒展开的眉头,我心里也跟着松了口气。

 

看萧雅的反应,她的确被人下药了,只不过应该是普通的安眠药,并不是什么催情药。

 

难怪当我问她有没有那方面的感觉时,她会觉得我是在侮辱她。

 

我苦笑一声,走出萧雅的房间,还将房门给带上。

 

正当我准备去休息时,大门处突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

 

我猛的反应过来,楼下那个男人已经开始行动了!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房门钥匙,但这显然不是我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

 

情急之下,我拿起房间的棒球棍,悄悄走到了门后面。

 

几秒钟后,房门果然被人打开,紧跟着,一道鬼鬼祟祟的人影从外面摸了进来。

 

他探头探脑的四处打量着,似乎在看房间里还有没有人。

 

就是现在!

 

我心里暴喝一声,一棍子敲在来人的背上。

 

他“嗷”的惨叫一声,直接被我打趴下。

 

我没有错过机会,趁机痛打落水狗,打的他惨叫不止。

 

“王八蛋,叫你打萧老师主意,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

 

我一边叫骂着,一边不遗余力的挥舞着棒球棍。

 

那人被我打的四处乱爬,连客厅里的桌子和沙发都被他给撞倒,发出一阵“乒乒乓乓”的声响。

 

房间里的萧雅被下了安眠药,所以自然听不到这里的动静。

 

我打的正欢,完全没发现有一道高大的身影,从后面朝我靠近。

 

就在我抡起棒球棍,准备再给地上那人来一记狠的,突然感觉后腰一痛!

 

我低头一看,才发现腰上不知何时插了把匕首,鲜血正汩汩的往外冒着,很快就染红了地面。

 

很快,一阵眩晕感袭来,我身子一软直接倒了下去。

 

趴在地上那人站了起来。

 

“草,竟然被阴了,我他妈非得弄死他!”那人骂骂咧咧着,拿起我掉在地上的棒球棍,准备教训我一顿。

 

结果被另一道声音给拦下来了,“还磨蹭什么,赶紧走,晚了就走不了了!”

 

“草,算这小子运气好,我们走!”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房间里恢复了静谧,我眼前一片恍惚,也没办法确定那两人是不是真的走了。

 

但现在问题是,我该怎么办啊……

 

捂着后腰处的伤口,我疼的龇牙咧嘴,偏偏这时候萧雅还昏迷不醒,难道我要失血过多而死吗?

 

想到这个,我心里一阵不甘!

 

但随着血越流越多,我渐渐感觉呼吸变得困难,眼皮也开始打架。

 

迷迷糊糊间,我好像看到有人从门外走进来,但又好像没有,最后两眼一闭,彻底晕死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视线里一片白色,耳边还有一阵“滴滴滴”的电子音。

 

“这里是医院吗,我没死啊……”看了好一会儿,我终于确认了自己所处的环境,心里重重松了口气。

 

接着,我奋力动了动身子,可好像扯到后腰的伤口,痛得我忍不住叫出声来。

 

这时,病房门被人推开,一道熟悉的倩影从外面跑了进来,正是萧雅。

 

“张扬,你醒了吗?”

 

萧雅快步来到我床前,将我扶靠起来。

 

我怔怔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闻着她身上熟悉的香气,有种如梦似幻的不真实感。

 

“萧老师,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是谁送我到医院的?”我摸着自己后腰,已经包扎好的伤口,忍不住问道。

 

萧雅愣了一下,随后站起身子,对我鞠了个躬,表情歉疚道:“张扬,我想先和你道个歉,之前的事情,是我误会你了。”

 

“你说什么?”

 

我有些懵逼,这女人之前还不是大骂我是畜生吗,怎么突然就跟我认错了?

 

“真正给我下药的那两个人,已经被警察逮捕了,他们交代了自己所有的罪行。”

 

“还有你这次受伤住院所有的花销,他们也愿意全额赔偿。”萧雅坐在床边,语气温柔的说着。

 

“怎么会被警察逮捕?”

 

我听得一阵迷糊,感觉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萧雅微微一笑,给我解释了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

 

原来当时在楼下打电话的男人,叫王海,他是萧雅学校的一名体育老师。

 

而从身后捅我一刀的男人叫孙昌,是学校的教导主任。

 

两人早就对萧雅别有用心,这次陈文出差学习的名额,还是孙昌主动帮陈文争取的,就是想趁机对萧雅下手。

 

没想到这一场阴谋,却阴差阳错的被我给破坏了。

 

当时孙昌捅我一刀后,就准备和王海离开。

 

结果两人慌张逃窜的模样,引起了楼下几名住户的怀疑。

 

他们把这两人当成入室盗窃的小偷,直接扭送到就近的派出所里。

 

后面警察发现孙昌手上有血迹,立即对这两人进行审讯,两人不敢隐瞒,就把事情都交代了。

 

我这才得以被人送到医院,如果再晚一些时间,我可能就真要失血过多而死了。

 

“张扬,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回来了的话,那我可能真要被那两个人糟蹋了。”

 

这时,萧雅清脆的嗓音再度传来,她用一种温柔的眼神看着我,眼底有一缕莫名的情愫一闪而逝。

 

我以为看走眼了,就没在意,挠着头笑道:“没事的,萧老师不怪我对你做了那样的事情就好。”

 

我所说的事情,自然是指在她昏迷前对她用强的那件事。

 

萧雅也想起了那一幕,脸蛋瞬间变得通红。

 

她羞恼的瞪了我一眼,最后却只是张了张嘴,没有骂我,估计是看到我腰上缠着的厚厚绷带,不忍心骂吧。

 

虽然我做了一些过分的举动,但相比于她被两个男人糟蹋,已经是非常好的结果了。

 

随后,我又问了一些我伤口的问题,当得知孙昌那一刀,非常巧妙的避开了我一些重要器官时,我不由得松了口气。

 

要知道,肾脏的位置就在后腰,要是他一刀把我肾给捅坏了,那我以后还怎么过生活?

 

“萧老师,你今晚要回去吗?”

 

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已经快晚上八点了,我看着坐在床边的萧雅,开口问道。

 

萧雅思考了一会儿,才道:“放心吧,我不回去,你是因为我才受伤的,我理应照顾你几天。”

 

一听这话,我立即就嘿嘿笑了起来。

 

萧雅猜到了我的心思,眼神不禁有些闪烁。

 

最后一咬银牙,特意解释说:“你别乱想,我只是为了报答你的恩情而已。”

 

“而且这事情我老公已经知道,也是他让我留下来照顾你的,所以你别误会,我没有其它的意思。”

 

她特意提及她老公,无非是想让我打消那方面的心思罢了。

 

但萧雅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让我有心动感觉的女人,所以即使知道她有丈夫,我还是不愿放弃她。

 

这时,我突然感觉一阵尿意袭来,吊了一下午的点滴,膀胱早就超负荷了。刚才心思一直放在别处,没注意这茬。

 

“萧老师,我……我想上厕所,你能扶我过去吗?”我为难的看了萧雅一眼,忍不住说道。

 

“啊?”

 

萧雅愣在了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但看到我憋的脸色涨红的模样,她咬了咬牙,还是将我扶下床,朝病房里自带的卫生间慢慢走去。

 

“等下我扶你进去,然后你自己解决吧。”

 

我正靠着萧雅柔软的身子,闻着她身上传来的淡淡清香,有些心猿意马呢,却突然听到她这样说道。

 

“不太好吧。”

 

我想了想,有些不太乐意的说。

 

萧雅叹了口气,正想强调她和我的身份。

 

我立即抢先说:“萧老师,我知道你想说男女有别,可我腰受伤了,轻轻一弯腰就痛的要命,那我裤子脱掉了,该怎么穿回去?”

 

听到这个,萧雅不禁愣住了。

 

我说的这个理由,非常合情合理,她根本没有反驳的余地。

 

无奈之下,她只好点头同意了。

 

见状,我嘴角咧开,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

 

走进卫生间,我向萧雅递去一个眼神,女人脸上的红晕一下子漫到了脖子处。

 

她银牙紧咬,闭着眼睛,轻轻扯住我的裤腰,然后朝下拉去。

 

当束缚被褪下的时候,我的那处一下展露了出来。

 

萧雅吓了一跳,猛地一睁开眼睛,就被视线里非同寻常之物给震惊了。

 

她从来不敢想象,竟然可以这样!

 

而这应该是她第三次见到我雄厚的资本。

 

唯一不同的是,前两次她是在那种情况下看到的,所以有些情难自禁。

 

但今天她是在很清醒的状态下看到我那里,所以我心里十分好奇,萧雅会有什么反应。

 

盯着我那处地方看了十多秒,萧雅娇躯剧烈一颤。

 

她神情恍惚,步伐十分不稳的朝门外走去,边走边颤声道:“我……我在外面等你,你方便完了再喊我。”

 

我嘿嘿一笑,开始释放积蓄了整整一下午的水量。

 

片刻后,我对着外面喊:“萧老师,我方便完了,麻烦进来帮我一下。”

 

喊完后,身后才传来萧雅犹豫不决的脚步声。

 

当她再一次走到我面前时,她的脸蛋依然很红,但眼神却正常了许多,显然刚才在外面,她已经说服了自己。

 

这时,萧雅侧着脑袋,尽量不去看我那个地方,她双手伸到我裤子边缘,想把裤子提上去。

 

可我脑海里正想着之前在浴室和她亲热的那一幕,那儿的反应反而更加强烈。

 

很快,裤子就卡在了那里,怎么都提不上去。

 

“你……你能让它正常吗?”

 

萧雅脸蛋红的都快滴出血来了,抿着红润小嘴,声音轻若蚊蝇的问道。

 

我一脸为难的表情,说道:“萧老师,你都结过婚了,难道不知道,这又不是我自己能控制的吗?”

 

“那怎么办?”萧雅都快急哭了。

 

我盯着女人漂亮的脸蛋,说话的声音都沙哑了,“萧老师,你帮我把火泄出来吧。”

 

“不行!”

 

一听到这个,萧雅下意识站直了身子,坚定的摇着脑袋。

 

我扭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轻笑道:“萧老师,这个时间点差不多有护士过来换药,如果我们再磨蹭下去,被人撞破的话,只会更加说不清楚……”

 

萧雅脸色一变,视线不停的往门外扫去,生怕这时候有人推门进来。

 

“萧老师,时间紧迫,你尽快做决定吧。”我侧了侧身子,笑眯眯地对女人说道。

 

萧雅娇躯轻颤,眼神中透着浓浓的茫然和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时钟指向八点,发出一声清脆的钟响,以及一阵报时的电子音,萧雅才如梦初醒。

 

已经八点了,还有十五分钟就有护士来换药。

 

时间紧迫,萧雅只好点了点头,小声说:“我知道了。”

 

话音刚落,我就感觉一只柔软的玉手。

 

我舒服的叫了一声,身子轻轻颤抖,而萧雅的玉手,则十分轻柔的动作了起来。

 

我扭头看了眼萧雅,发现女人此时已经面带桃花,媚眼如丝。

 

我知道,她肯定是第一次为丈夫以外的男人做这种事情。

 

这背叛丈夫所带来的刺激感,已经让她渐渐动情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的快感已经积蓄到一定程度。

 

我气喘如牛,萧雅手上动作也越来越快,但始终差那么点儿,无法让我得到最终宣泄。

 

“张……张扬,还没好吗?”

 

萧雅呼吸也很急,她靠在我的肩膀上,脸蛋通红。

 

我知道她也情动了,一咬牙,大手直接从萧雅衣服下摆探进去,迅速伸向那令我爱不释手的美好!

 

“啊!”

 

萧雅嘴里发出一声不知是痛苦还是惊喜的叫声,却没有阻止我,而是任由我大手在那动作着。

 

我越来越大胆,干脆转身抱住她,猛然低头含住她甘甜的唇瓣,用力亲吻了起来。

 

萧雅呜呜惊叫了几声,被我压在卫生间墙上的娇躯轻轻扭动了几下,却没怎么使劲。

 

也不知道是怕碰到我的伤口,还是已经陷入我的攻势中,无法自拔了。

 

亲吻的过程中,萧雅也没停止玉手的动作。

 

终于,我在一阵剧烈的抽动中,所有的欲望都倾泻而出,洒在她的手心里,还有小腹的衣服上。

 

“啵……”

 

一声轻响,我和萧雅的嘴唇分开,一条细细的丝线还牵在两人嘴唇上,气氛十分暧昧。

 

萧雅眸光水润迷离,看着我的眼神中,却充满了各种交织在一起的复杂情绪,让我捉摸不透她的内心。

 

偏偏这时候,我的手还紧紧抓握着她胸前的柔软。

 

“松开吧。”

 

萧雅低下头,语气听不出波澜,轻轻的说,仿佛只是在讲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我呼吸一滞,随后用力将她抱进了怀中,大声道:“萧老师,我真的喜欢你,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

 

“我想我从今以后,不会再喜欢上别的女人了,因为没人能和你一样,让我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又一次表白,萧雅没有像之前那样直截了当的拒绝我。

 

她静静伏在我的怀里,没有说话,也没有其它动作。

 

正当我奇怪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她的身躯微微颤抖起来,一阵若有似无的啜泣声亦在耳边响起。

 

我急忙将她扶正,才发现萧雅双眼已然变得红肿,眼角还有泪水在淌落。

 

我正想安慰她,卫生间外突然传来一阵响动,紧跟着一道悦耳的女声从外面传来,“22号床位的病人,换药啦。”

 

听到声音的那一刻,我和萧雅皆是吓了一跳。

 

她赶紧把手上黏糊糊的东西往衣服上抹干净,然后把裤子给我穿好,嗓音颤抖着道:“等一下,病人在上厕所。”

 

说完,她便扶着我朝外面走去。

 

打开卫生间的门,我一眼就看到一个长得十分年轻漂亮的女护士,正端着一盘药品站在我床前。

 

当看到我和萧雅从卫生间里出来时,女护士的表情还很正常。

 

可当我们两个走到她身边时,她那精致小巧的鼻翼耸了耸,似乎闻到什么气味。

 

当下柳眉一拧,脸蛋泛着动人的羞红,道:“22号床位的病人伤口在腰上,这段时间就不要做那种事情了,免得将伤口撕裂。”

 

一听到这话,萧雅脸色骤然变得惨白一片。

 

她嘴唇轻颤着,刚想解释,女护士却善解人意的摆了摆手,说:“没事儿,不用解释了,男人有需求是很正常的。”

 

“不过你作为他的妻子,得为他的身体考虑,有时候不能太纵容他了。”

 

“好了,趴下吧,我给你换药。”

 

最后一句话,那女护士对我说的。

 

我偷偷瞥了眼表情僵硬的萧雅,只感觉一阵好笑。

 

虽然这女人一直在抗拒和我接触,但谁能想到,她先是给我做了那种事儿,现在又被护士当成了我老婆。

 

恐怕她现在心里,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吧。

 

我十分配合的趴在床上,让女护士给我换药,因为伤口位置比较偏下,所以裤子拉的有些低。

 

女护士眼神瞟到我那鼓囊囊的一团,脸上不禁露出惊讶的神色。

 

“本钱竟然这么大,难怪两人都不知道节制。”她急忙收回目光,轻声嘟囔了一句。

 

听到这话,萧雅更着急了。

 

她必须给这个女护士解释清楚,不然日后如果她和陈文一起过来看望我,万一被这女护士遇见,一不小心说错话,那她该怎么解释?

 

“护士小姐,我们刚才没有……”

 

萧雅见女护士换好药,刚想解释。

 

女护士不耐烦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不用说了,你身上的气味实在太浓了,先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我又没有说你们什么,干吗解释那么多?”

 

听到这个,萧雅脸蛋骤然变得通红。

 

是啊,刚才情急之下,她把手上黏糊糊的液体,全都抹在了衣服上,加上腹部的衣服上也沾了很多,会有气味是很正常的。

 

她是多傻,都带着这一身痕迹和气味出来了,还妄想别人相信她没和我做什么。

 

这不是掩耳盗铃吗?

 

一想到这个,萧雅情绪就低落了几分。

 

这时,女护士已经换好了药,端着纱布离开了。

 

安静的病房内,又剩我和萧雅独自相处……

等了许久,萧雅都只是呆呆傻傻地站在一边,一言不发。

 

我忍不住了,主动喊了声她的名字。

 

虽然萧雅一直想和我撇清关系,但刚才在卫生间里的亲密接触,无疑又在她内心深处留下一道波纹。

 

所以她身子颤了一下,神情疲累的摇头道:“我累了,现在不想和你说话,你休息吧,明天我再来看你。”

 

说完,萧雅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开了病房。

 

这一次我没有阻拦,我知道她现在心里肯定很乱。

 

如果要她强行留下的话,只会让她承受不住内心的苛责,甚至对我生出反感的情绪来。

 

好在我药已经换过,厕所也上了。

 

失血过多带来的疲劳感飞速袭来,让我眼皮重的跟扛了两座山一样,没一会儿我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

 

我是被脸上一股凉凉的触感给弄醒,就好像有人在用湿毛巾给我擦脸一样。

 

我还以为是萧雅在照顾我,心里在升起一股暖意的同时,又忍不住生出些恶趣味来。

 

我眼睛悄悄眯开一条缝,果然看到个苗条的身影在我俯身在我面前,小心翼翼地用毛巾为我擦着脸。

 

而因为刚睡醒的缘故,我眼中的场景还是模糊的。

 

但就算看不清女子的模样,我还是从那熟悉的洗衣液清香中分辨出,眼前这人就是萧雅。

 

于是我把手从被子滑出,偷偷移到那女子身后,装作被惊醒的样子,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双手一张一合伸着懒腰。

 

如此一来,那女子措不及防,柔软的腰肢被我手臂一勾,身子往前一倒,直接压在了我的身上。

 

非常巧合的是,她那对硕大的丰满,恰好压在我脸上。

 

这让我在强烈的窒息和满鼻的清香中,痛并快乐着。

 

“呀!”

 

而那女子在短暂的愕然后,顿时发出一声惊叫,随后赶紧撑着床铺直起了身子。

 

新鲜的空气涌来,让我在得到舒缓的同时,心里也有一些遗憾。

 

“你……你醒了?”

 

正当我想睁开眼,和萧雅打一声招呼时,一道陌生的悦耳嗓音突然在我床边响起。

 

我怔了一下,随后使劲揉了揉眼睛,才发现站在床边的是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女孩。

 

她约莫二十出头,乌发披肩,发尾那一小段烫成了波浪卷,十分的青春靓丽。

标签:

相关阅读

伤感说说女生大全/做个过客挺好的,置身事外看得清。
感情久了爱情就会变淡|分手这么久了,与人提及爱情,你却依旧是我浮光掠影的人
爱情说说伤感心累|不爱一旦成了现实,甩手便是最好的摆脱
励志短句霸气/不要成为你最恨的人
  • 励志短句霸气/不要成为你最恨的人

  • admin心理故事
  • 一。别人能做到,我也能! 2。努力工作。你应该能够不辜负你所遭受的痛苦。 三。打击和失败是通往成功的垫脚石,而不是绊脚石。 四。没人能用你的双拐。你必须学会独立行走。 5个
 正能量的话励志的语句,2020正能量的话励志的语句
走心的句子简短一句话/简短走心的句子
  • 走心的句子简短一句话/简短走心的句子

  • admin心理故事
  • 一。少说空话,多做工作,脚踏实地,努力工作。 2。世界上只有不会思考的人,没有不可逾越的道路。 三。当你想放弃的时候,想想你为什么要开始。 四。优点和缺点每天都越来越少。 5个
学长吸我的奶揉我的胸*没有穿内裤被同桌摸一天
兄妹边写作业边塞东西_高H受被做得合不拢腿
宝贝,你的下面嫩,真紧胸好大_我挑开她的内裤 将手指放在
吃饭还在顶连在一起:我在写作业叔叔在下面
 媚肉捣翻出来_葡萄一粒一粒挤出来
  • 媚肉捣翻出来_葡萄一粒一粒挤出来

  • li123心理故事
  • 真他妈舒服……” 李倩私密处的反应,让刘军忘乎所以。但只要李倩知道自己那么大反应因为周贵生。 想到周贵生的那玩意,李倩干脆幻想身后的人是周贵生&helli
学长的手不安分*错一道题顶一下
  • 学长的手不安分*错一道题顶一下

  • admin心理故事
  • 她的香味扑鼻,我刚刚平静的火焰再次被她点燃。 刘翠的动作猛地一顿,随即又按起来,我偷偷地观察她的神情,她的眼睛已经开始迷茫,盯着我的身体看着。 这时,我才发现,昨晚竟然是睡在她